Draco

魔药课

Regulus×Ethereal(原创女主)

Regulus立绘甜茶

原著归罗琳  OOC归我

撞梗致歉

经历了昨晚的事,很明显我的精力非常不足,今早起来非常的困,困的我都萌生了翘课补觉的想法。“莫丽卡(我的舍友),能不能今早的课帮忙请个假啊,我实在太困了,好想睡觉,就说我身体不舒服。”“亲爱的,你在想什么呢,今早上的可是斯拉格霍恩教授的魔药课,你确定你要翘课?除非你想成为拉文克劳第一个拿一门不及格的人。今天我们还要与那群可恶的斯莱特林一起上课,你肯定不想在那群蠢蛇面前丢了我们拉文克劳的脸吧!”“好吧,好吧,那我今早就不去礼堂吃早点了,等上课的时候我再赶过去,拜拜!”,莫丽卡见我这样,摇了摇头,自己赶去了礼堂。

等我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睡过了一段时间,一下子,困意都被迟到的恐惧替代,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拿上魔药课的课本往魔药课教室赶去。“报告,教授,对不起,我睡过头了。”,斯拉格霍恩教授看我跑的满头大汗,不忍心再说我什么,只是让我下次注意点儿时间,下次不要再迟到了。

这节魔药课是要求两人一组,制作出一个吐真剂。由于莫丽卡已经和她的暧昧对象在一起调配魔药,并且周围的人都已经陆陆续续组好了,我只好去找了和我一样没有人组队的雷古勒斯,看着他一脸坏笑,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早就知道我会来找他。

制作药剂的过程很不顺利,主要是我对魔药制作实在是快到了一窍不通的程度,基本都是雷古勒斯在调试魔药,而我只负责在旁边给他准备他需要的材料,甚至有的时候连草药材料都拿错了。‘真不知道你这个脑子当初是怎么被分进的拉文克劳,连草药药材都可以认错,可真是没救了’“雷古勒斯·布莱克,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只是不擅长魔药制作好吗,而且每一个学霸都会有一门学科不擅长,这没什么。”‘还真是一个会为自己找理由的姑娘,真不知道以后有哪个受伤的巫师这么倒霉,会遇上你这么个不会调魔药的巫师。’“布莱克先生,我假设你还记得你昨晚喝的魔药是谁调的。”,我生气的放下正在切材料的刀。雷古勒斯看我这样,忍不住低头笑了起来。

让人意外的是,我们竟然是第一个调完吐真剂的组,斯拉格霍恩教授看到之后,仔细检查了一下我们的吐真剂,投来了赞许的眼光,并且把这节课的奖励,迷情剂送给我们。

早就在小说里看到过迷情剂的作用,但还是很好奇它是什么味道。在下课之后,雷古勒斯叫住了我,给了我一块面包。“今早我看你没有吃早饭,现在离午餐还有好长一段时间,你先吃点儿面包垫垫肚子吧。”我收下了雷古勒斯的面包吃了起来,吃完正准备把包装纸给扔掉,突然发现包装纸上有一行字:今晚魔药课教室,我给你补习魔药知识,我可不想有第二个倒霉的人喝到你做的半成品魔药。这个雷古勒斯,看不起谁呢!

到了晚上,用了混淆视听去往魔药课教室,却看到雷古勒斯正在走廊上等着我。“我可不想看到一个傻姑娘因为在晚上找不到教室而急哭了的样子。”“我怎么可能找不到魔药课教室呢,而且,我不可能为了这件事而急哭了的。”我还在死鸭子嘴硬,确实,晚上的霍格沃茨我真的摸不到路。

到了魔药课教室,雷古勒斯开始给我认真讲解魔药课的基本知识和一些基础的药剂怎么调配。听着听着,我突然饿了,雷古勒斯好像早就料到了一样,施了一个食物咒,变出了好多食物。我吃饱了之后,拿出了斯拉格霍恩教授给我们的迷情剂,开始研究了起来,雷古勒斯看我对迷情剂这么感兴趣,就开始为我讲解起了迷情剂的配方和食用后的后果,但是我一不小心把迷情剂撒到了了桌上。我和雷古勒斯赶忙手忙脚乱的收拾起来。收拾完后,雷古勒斯拿起了桌上的一杯饮料喝了起来。

我们都没注意到的是,迷情剂刚刚撒了几滴进去。


禁林偶遇

Regulus×Etheral(原创女主)

原著归罗琳   OOC归我

Regulus立绘甜茶

撞梗致歉

第一次要随着掠夺者们夜探禁林,作为哈迷的我可是异常激动的。早在看《哈利·波特》就对禁林里的神奇动物感到好奇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用了混淆视听偷偷溜出了拉文克劳的休息室,到了约定地点和西里斯他们会合。詹姆看到是我来了,一脸震惊‘怎么西里斯找了一个拉文克劳来,还是个女的。’,“你不要看不起拉文克劳好不好,我们拉文克劳可比你们冲动的狮子好很多。”,我话音刚落,詹姆就一脸不可思议“你竟然对我用摄神取念,还是无声咒。”

“我可没那么厉害,我也没必要对你使用摄神取念,我是个天生的摄魂取念者,没办法,我控制不了。”,一时间,掠夺者们除了西里斯都被震惊了。但是他们很快就从震惊中缓了过来,披上隐形斗篷就朝着禁林方向出发。

这时,费尔奇的脚步声在走廊上响起,我害怕的捂住了嘴,西里斯安慰我说,没事没事,他们知道另外一条去往禁林的路,不用担心会碰上费尔奇。说着,掠夺者们就带着我前往另一条路,果然,费尔奇的脚步声越来越远了。

到了禁林之后,掠夺者们告诉我了一些注意事项 就带着我开启了探险之路。在路上,我遇到了一只受伤的嗅嗅宝宝,我赶紧把它抱起来,拿起我随身携带的白鲜给它疗伤。嗅嗅醒了之后,我想把它放了,谁知它竟然赖着我不走了。我只好把它抱着准备带回去养着。

突然,嗅嗅好像发现了什么,跳了下去,把一个银闪闪的东西捡了起来,我赶忙追了上去,把银闪闪的东西从嗅嗅手上拿了出来。总感觉这个东西有点儿眼熟,拿在手里看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雷古勒斯的一直别在衣服上的胸针,他这么晚来禁林干什么?

我赶紧去找西里斯,告诉他,雷古勒斯也来了禁林,而且有可能遇到了危险,可不可以帮忙找一下雷古勒斯?西里斯听到我的请求后,异常气愤,但是看到我的样子,只好拿出了足迹地图,在上面找到了雷古勒斯的具体位置。我连忙拉着一脸不情愿的西里斯前去找雷古勒斯。

到了地点之后,看到了一群人正在对着一个男孩使用着钻心腕骨,还不断的羞辱着男孩“真不知道主人是怎么看上你的,一个懦夫”“家养小精灵本身就是低级生物,我们怎么对低级生物都无所谓,你来插什么手,攻击我的时候爽吗,现在我加倍还你,亲爱的布莱克家的小少爷。”,我听到之后,十分气愤,拿起魔杖准备攻击那几个人,却被西里斯阻止了“只是他们的内斗罢了,别太在意,走吧!”,我拒绝了西里斯,对着那几个人来了几下昏昏在地,其他的人好像被突如其来的攻击给吓住了,连忙逃走了。

我上前去扶雷古勒斯,雷古勒斯拒绝了我,但是我看他的状态很不对,又凑上前去扶他,雷古勒斯看我态度强硬,只好接受。我看向西里斯,西里斯似乎对我的这一举动很气愤,看了我一眼就走了。

“雷古勒斯,我看你受伤很严重,要不去庞弗雷夫人那儿看一看。”“不用了 都这么晚了,去的话容易被其他人起疑心今晚上的事。”。我只好放弃带雷古勒斯去医疗翼的想法。但是看他伤的这么严重,我又不放心让他就这么回去。扶着他就去了草药室。用混淆视听躲过了费尔奇,但是尴尬的事情发生了,我一个路痴,加上第一次来霍格沃茨,压根不知道草药室在哪啊!“那个,草药室在哪儿,我带你去配点儿草药。”雷古勒斯告诉我草药室的具体位置,还不忘嘲笑我一番。算了,我大人有大量,看在他受伤的情况下,就不说他了。

到了草药室,看着满屋的草药和坩埚犯了难,这东西,该怎么配啊!万一没配好,炸锅了怎么办!!!雷古勒斯坐在旁边饶有趣味的看着我,想看看我究竟能配出个什么东西出来给他止痛。

“那个,我不太会配,你能教一下我吗?”,雷古勒斯告诉了我配药的方法,还不忘嘲讽一句“你怎么连最简单的止痛药都不会配,甚至教室位置都不知道,分院帽当初是怎么把你分进的拉文克劳?”“每个人都有擅长和不擅长的,好不好,这次不认识路是因为天黑,看不到路。”我回击到。‘这个傻女孩还真是有趣呢,只是可惜,我永远也不可能和这个傻女孩成为朋友’“不试试怎么就知道不可能呢,雷古勒斯,我想和你成为朋友。”,“你读到我的想法了?算了吧,我是怎样的人,在干着什么事,想必西里斯都已经和你说了吧,你真的没有必要和我这种人走的太近,不然,受伤的只会是你。”“我不觉得西里斯说的一定是对的,我只相信我自己的感觉。虽然,我们接触不多,但是我知道,你和那些人不一样,你没有他们那么坏。在我眼里你是个很好很好的人,雷古勒斯。”,正说着,草药正好煎好了,我变出碗将草药装好送到了雷古勒斯的桌上。却发现雷古勒斯将脸别到一旁。我提醒他药好了,他才擦了擦眼睛,将草药喝完。

我和雷古勒斯都没有察觉到的是,在这件事之后,我和他之间的似乎有了不一样的 难以察觉到的感觉。


开学

Regulus×Ethereal(原创女主)

原著归罗琳   OOC归我

Regulus立绘甜茶

撞梗致歉

暑假的时间过得很快,一晃眼就到了霍格沃茨开学的日子,作为一个资深哈迷的我是异常激动的,要去见见真正的霍格沃茨是什么样子的了。当然,暑假里也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西里斯脱离了布莱克家族,虽然早就知道这件事是必然发生的。

在去往霍格沃茨的火车上,西里斯邀请了我和掠夺者们还有莉莉坐在一起,西里斯向我逐个介绍了掠夺者的成员,当介绍到小矮星彼得时,我心里咯噔了一下,他就是造成西里斯悲惨命运的元凶,很想提醒西里斯,但是又害怕因为改变既定的事情,会发生一些无法控制的甚至比现在更惨的的事儿,但是如果不提醒西里斯,我又无法真正的做到看着这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被关进阿兹卡班12年,好不容易逃出来之后,又被夺去生命。

正纠结着,突然在车厢走道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为了验证自己的感觉,我找了个借口出了车厢,跟着那个身影走去。

走着走着,突然那个身影就不见了,正疑惑着,突然就被一个人拽进了一个包厢里,还没反应过来,那人就把包厢门关上了。“干什么,强抢民女啊!我告诉你啊,我可是有人的,我警告你呀,你,你可别乱来啊!”“乱来,小姐,我假设你还记得在假面舞会上发生的事情,而且明明是小姐你跟踪我在先的,难道小姐就这两次事,不打算给我个合理的解释吗?”那个人缓缓转过身。我看清他的脸之后,心想,完了,这下芭比Q了,撞枪口上了。我立刻装起了无辜“那个,我之前喝醉了,醉了酒的事情我记不太清了,您大人有大量,就当那件事,没发生过,行不行?还有刚刚,我知道错了,我下次一定不会再偷偷摸摸跟踪您了,我发誓。”“看样子,我还得装个好人,原谅一下小姐咯”“不不不,我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边说还看着包厢门,想找个机会溜出去,他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用锁门咒把门给锁上了。

哦,天呐,我不会,真的要佘在这儿了吧,别呀,孩子还没看到霍格沃茨长啥样啊!“那个,美人儿,要不我还是介绍一下我吧,我叫Ethereal,是麦克米兰家族这一辈唯一的血脉,我在拉文克劳,咱家就剩我一个了,千万别让咱家绝后啊!少侠你饶了我吧!求求了”,话说完,我听到了一阵笑声,抬头看去,看到美人儿在笑,我的花痴属性又犯了,“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笑起来真的很好看,比不笑要好看很多倍。”,美人儿突然又恢复了之前的冰山脸,“我叫雷古勒斯·布莱克,我在斯莱特林,我可没兴趣在火车对你做什么。”,雷古勒斯·布莱克,小天狼星的弟弟,原著和电影里对他的介绍都只要了了几笔,甚至在电影里连脸都没有出现过。但这恰恰激起我对他的兴趣。

“既然你愿意告诉我你是谁,那我就当你原谅我啦,咱这也算是,没有误会不相识嘛,要不,我们交个朋友?”“我不需要朋友”雷古勒斯拒绝了我的好友申请,我感到很疑惑,想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但是奇怪的是,我竟然读不到他的一点儿想法。

“不用想办法读我的思想,我使用了大脑封闭术”雷古勒斯看穿了我的小心思,我只好默默坐到了对面。

霍格沃茨就要到了,西里斯前来找我,看到了雷古勒斯,一时满脸黑线,拉着我就离开了包厢。“我建议你离他远一些,他是个斯莱特林,最近还和一群纯血的狂热拥护者在校园里疯狂排挤,祸害带有麻瓜血统的巫师。”,我默默的点了点头。但是,我感觉雷古勒斯他一定不会是一个坏人,不然他最后也不会选择用自己的命去换克利切的命。

终于到了霍格沃茨,我尽力掩盖着我激动的心情,把东西放好,到霍格沃茨礼堂吃饭。是的,我吃货的DNA又动了,看着满桌的美食,不顾形象的吃了起来。

吃完饭准备回寝室的路上,西里斯拉住了我,让我今晚做好准备,和他们一起去禁林探险。忘了说了,西里斯已经正式邀请我加入了掠夺者。

初见

Regulus*Ethereal(原创女主)

原著归罗琳 OOC归我

Regulus立绘甜茶

撞梗致歉

假面舞会上,西里斯邀请了掠夺者们来参加,当然,詹姆还带着莉莉。顿时周围一片议论声,‘怎么西里斯少爷带了个狼人和泥巴种来’‘都说布莱克家的大少爷离经叛道,但是没有想到都堕落到这种程度了吗?’西里斯听不下去了,“你们觉得纯血就高人一等是吗,我的朋友还请你们放尊重一点儿” “没错,大家今天聚在一起是平等的,还请大家放下彼此的成见,开开心心的参加完这一场舞会,哪怕就是一场舞会的时间。”我赶紧打起圆场。“ 在舞会开始之前,我和西里斯还有一件事要宣布,我和西里斯正式解除婚约,从此麦克米兰家族和布莱克家族没有婚约关系,这是我和布莱克夫人还有西里斯共同商议的结果,还请大家不要惊讶。”‘什么,解除婚约,之前从来没有过的先例,麦克米兰家族不是一直和布莱克家族保持联姻关系吗?麦克米兰小姐不会是和布莱克家的大少爷待久了,也变的不正常了吧?’“我和麦克米兰小姐只是通知大家这件事,正如麦克米兰小姐所说,今天我们聚在一起,是为了开心的,还请大家有什么事情在舞会之后再自行讨论,我宣布舞会正式开始,还请大家移步舞池,开启愉快的时光吧!”西里斯说道。

大家都听了西里斯的话,前去舞池跳舞。而我,作为一个舞蹈白痴,就没有去舞池凑热闹。刚好,家养小精灵送来了酒水自助,看着家养小精灵们一个接着一个送过来的魔法世界甜品,作为吃货的我,DNA动了。拿起甜品就是一顿狂—吃—狂—吃。看到旁边的香槟、葡萄酒,想到在穿越之前父上和母上大人从来不让我碰酒,哼,明明我已经成年了。忍不住端起一杯品尝了起来。

喝完几杯之后感觉头晕乎乎的,身上还不断的发热, 不知不觉就往外面走去。不知走了多久,好像迷迷糊糊中看到了一个亭子,里面好像还坐着一个美人儿,美人儿有着和西里斯一样的黑色的长卷发,仅剩的理智告诉我,这不是西里斯。于是,我大胆的凑近,看清了美人儿的样子,他有着一双很好看的褐色眸子。美人儿似乎是被我的突然靠近吓了一跳,美人儿开口了,“小姐,您是不是在刚刚舞会上喝多了,要不要我送您回家。”“不用啊,美人儿,我可是,千杯不醉!更何况,现在还遇到了一个大美人儿,谁还想回去呀,简直乐不思蜀有没有!”说完,我的手不自觉的摸上了美人儿的脸,并且凑的更近了,“有没人说过你的眼睛很好看”,美人儿似乎被我这个架势吓的不轻,“小姐,我觉得你现在的状态不太好,要不我还是叫家养小精灵送您回家吧!”“克利切,克利......”我打断了美人儿的话,“我可不要什么家养小精灵送我回去,我还是更想和美人儿呆在一起的,你说呢,美人儿......”话还没说完,一阵困意袭来“美人儿,我先睡了”,我直直的倒在了美人儿的怀里,顾不得美人儿的一遍一遍的叫我,就这么睡死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起来,一阵头痛,睁眼发现我好像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周围的摆设看起来更像是一位男士的房间,床头还摆着一张很好看的男士的照片,看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我昨天晚上乘着醉酒调戏的那个美人儿,想到这儿,不由得发出一声尖叫,这不是大型社死现场是什么,不仅调戏了人家,还睡了人家的床,睡了一夜! 我逃也似的穿上写准备离开,被一个家养小精灵拦住,“小姐,这是雷古勒斯少爷让克利切给小姐准备的醒酒汤,小姐要不喝了再走吧,少爷说,小姐喝了会舒服很多,小姐,小姐”“不用了,替我谢谢你们家少爷 ”,说完,我赶紧找到卡西尔,带我幻影移形离开这个大型尴尬现场。

穿越

Regulus×Ethereal(原创女主)

Regulus立绘甜茶

原著归罗琳   OOC归我

撞梗致歉

“根据天文气象局最新消息,狮子座流星雨将于本月14日至21日降临,此次狮子座流星雨为近33年来最大的一场流星雨,届时广大天文爱好者可以提前选最佳观赏位置,以便欣赏这一奇观。"

广播中播报着这一天文消息,作为天文爱好者的父母早就迫不及待的选好了观赏的最佳位置,搭好了帐篷,带着我前去等待着这一天文奇观的降临。但是,我却没有受到父上和母上大人的影响,对天文现象从不感冒。所以,在大家都在帐篷外面都等待着狮子座流星雨降临时,只有我在帐篷里百无聊赖的刷着《哈利·波特》系列电影。突然,帐篷外传来阵阵惊叹“真不愧是近33年来最大的狮子座流星雨啊,不愧是‘流星雨之王’啊!”。我一时好奇,有点儿想知道这次的流星雨长什么样,我走出了帐篷,正准备抬头看,却被一道强光闪的睁不开眼。

等我再睁开眼时,发现周围的景象都变了,而我躺在一张看着很华贵的床上。我赶忙下床,想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突然听到了一声惊叫“小姐醒了,小姐终于醒了,卡西尔立刻去告诉夫人,夫人都要担心坏了。”,我顺着声音看去,竟然看到了一只家—养—小—精—灵!我赶忙上前胡乱摸了一阵“现在的拍剧特效道具都这么逼真了吗,这长相,这触感,跟真的差不了多少诶,你们导演在哪,我想找他(她)谈谈,如果不是华纳和罗琳阿姨受权的话,他(她)这么随便盗用家养小精灵这个设定,可是侵权的。”我这话一出,可把这家养小精灵吓坏了,“小姐,你怎么了?什么罗琳,什么华纳,卡西尔要赶紧告诉夫人,带小姐去圣戈芒,小姐摔了一跤摔坏了。”,看卡西尔的样子,不像是演出来的,那么就剩一种可能,我—穿—越—了!Are you kidding me? 我不就是看了场狮子座流星雨吗,就这么穿越到了哈利·波特的世界了?!算了,算了,先搞清楚是在亲世代还是在子世代吧!我赔了赔笑脸:“那个,我刚刚在和你开玩笑呢,就是可能刚刚醒,大脑有点当机,没反应过来,那些罗琳啊,华纳啊,都是我编的。别放在心上,千万别告诉夫人,别让夫人担心。你知道,哈利·波特吗?就是那个头上带了一道闪电样子的伤疤,传言中可以打败黑魔王伏地魔的人。”,卡西尔依旧是一脸不可思议,那估计就不是子世代,那就是亲世代了,“卡西尔,你知道西里斯·布莱克吗?”,看着卡西尔松了一口气,“谢天谢地,感谢梅林,小姐您还记得您的未婚夫”

小天狼星是我的未婚夫?作为一个熟读了《哈利·波特》,把系列电影看烂了的哈迷,我从来都不知道小天狼星有个未婚妻啊!算了,算了,先搞清楚我现在是谁再说,“卡西尔,你能告诉我,我是谁吗,可能,那一下摔的太重,有点儿间歇性失忆。”,卡西尔给我科普了我的身世,我叫Etheral,是麦克米兰家族这一辈唯一的血脉,麦克米兰家族属于28纯血家族之一,我就读于霍格沃茨拉文克劳学院,父亲早已去世,这个家族只剩我和我的母亲,而父亲在世时,为了维护家族地位,所以和布莱克家族联姻,但是布莱克家族长子西里斯从小就只把原身当妹妹看待,并不想承认这一门婚约,而原身打小就是个死心眼,觉得如果不嫁给西里斯,就是对不起自己的父亲和家族。

听完了我自己(原身)的身世,我决定去布莱克府邸把这门亲事给退了,卡西尔拦住了我,“小姐,你真的要去解除婚约吗,卡西尔不能让小姐做蠢事。”,正当这时,夫人来了,看到我,立刻抱住了我,“太好了,我的宝贝女儿终于醒了,可把我担心坏了!”,看着她的样子,应该就是我在这儿的母亲了,夫人放开了我,眼里还范着泪花,看气质确实极具贵族气质的女子。“刚刚我听说你要去解除婚约,卡西尔,带着小姐去布莱克府邸吧!”,卡西尔见状,也不好反驳什么,就准备带着我幻影移形去到布莱克府邸,这时,我似乎听到了夫人的内心‘我只希望我的宝贝女儿可以快乐,平安,不受纯血血统所累,愿她能够勇敢追求自己的心中所爱,不被这一纸婚约束缚,我的悲剧不可以在我女儿身上重演。至于解除婚约的后果,就由我来承担吧!’,难道,我和奎妮一样,是个天生的摄魂取念者?

到了布莱克的府邸,刚进门就看到了布莱克夫人坐在沙发上,这个我在小说和电影里就很不喜欢的女人,黑色的头发很整齐的扎好,一举一动都透露着傲慢。看到我来了,赶紧道歉,“你放心,我那个逆子我一定让他在毕业之后好好履行婚约”“不用了,布莱克夫人,我是来解除婚约的。”我说,‘这孩子是怎么了,之前她不是一直坚持婚约的吗,怎么现在要解除婚约了?’“夫人,这个婚约是先父留下的,但是我和西里斯从来都没有喜欢过对方,就算之后真的结了婚,也是在互相折磨,这个婚约既然不能给任何一方带来快乐,那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之前年纪小,没有明白这一道理,还请夫人不要过于惊讶。”‘她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之前怎么没有发现,她还有这项天赋’,“这个天赋我也是在受伤醒了之后才觉醒的”‘什么意思,她什么时候受的伤,我怎么不知道,为什么受伤之后还能出现新的天赋,这不可能啊’“夫人,我什么时候受的伤并不重要,现在主要的是婚约问题,还请夫人同意。”“如果你觉得西里斯不好,我还有一个小儿子,雷古勒斯,你要不要考虑一下?”,“不用了,夫人,还请夫人告诉我,西里斯在哪儿,我想亲口告诉他解除婚约的事情。”“他在楼上书房。”,“谢谢夫人”。

到了楼上书房,看到书桌前坐着一个美男子,不愧是罗琳花了大量笔墨描写美貌的人,只是可惜了最后的命运和结局。一时之间,竟看的愣了神。这时,美人儿开口说话了:“我说了很多次了,我只是把你当做妹妹,还是请你把婚约取消吧,不然我们以后都不会过得很快乐。”“我就是来取消婚约的,我想清楚了,就如你说的,这个婚约不能给我们任何一方带来快乐,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什么情况,怎么这一次答应的这么快,之前都是死活不同意的,还经常拿着长辈之命不可违,为了家族荣耀这种话来压我’“以前年纪小,不懂事,之前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从此我们就是朋友,没有婚约,相处开心自然一点儿。”‘她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之前怎么没有发现她有摄魂取念的天赋’“这没什么,我也是最近才发现。”。

我正准备离开,西里斯叫住了我,“明天布莱克家族有一场假面舞会,你要不要来参加?”,“我的荣幸,正好可以向大家宣布我们解除婚约的消息,免得以后去了学校,大家再传我俩的绯闻。”西里斯点了点头。

你不知道的是,明天的舞会,会遇到一个让你惊艳一生,纠缠一生的人。